一位不愿透露仙籍的小仙女

圈地自萌~本命永远大三角~

明明那么清水,乐乎屏蔽这么野的?!瑟瑟发抖(>﹏<)且发且珍惜-_-#

希望乐乎能上传gif格式的图片,白费半天劲做好,还不能动T T

重生之—我是你爸 我不嫁(凯源玺内含莉伊)

狗血重生 (真)伪父子  ABO预警

王俊凯(18岁)—A:霸道总裁 年少时伤害了一个自己深爱的人而不自知,失去后一直思念着爱人,拒绝任何家族安排的相亲。直到遇到了儿子的恋人王源,当年的那种感觉又回来了,所以即使那是儿子的情人又怎样。


马思远(16岁)—O;一个爱而不得,成为家族的棋子,最终生下孩子后死去。

王源(10岁)—B:重生后的马思远,原本是一个平凡普通的孩子,本想平静过完这一生,命运却让他和前世的人纠缠不清。


千玺—A:王俊凯和马思远的儿子,腹黑的天才少年,年少老成,冷漠的个性却独独对无意中认识的王源感兴趣,并且渐渐爱上了王源。本以为和王源两情相悦,却不明白为什么王源跟自己回家后对自己态度变化之大,更让他无法原谅的是父亲竟对王源有一种超出一般的感情。


凯丽(18)—A:王俊凯的孪生姐姐,喜欢罗伊,知道罗伊喜欢千玺却一直默默守护者等待着罗伊。


罗伊(8)—O:马思远的表妹,喜欢千玺,最后和凯丽在一起。


no zuo no ai why not try(上)

九锥合体,激动地像个200斤的傻子。后天考试也要抽个时间搞事情!

18X  3P预警

 “灿烈啊,这个是哥买的的知道吧,接受我的心吧。”张艺兴把学弟朴灿烈叫到操场一角,用自己攒的两个月打工的钱买来了灿烈最想要的一个手办,想要送给这个自己一直暗恋的帅气学弟。灿烈惊讶又惊慌,虽然收到过不少女孩子甚至是男孩子的告白,但从未想过这个看起来腼腆的,奶呼呼的温柔学长会突然向自己告白。“艺兴学长,虽然我不讨厌你,但是我并不打算找个男朋友。不好意思,以后还是别做朋友了。谢谢你的礼物,我想我不能收下了。”灿烈转身离开,虽然他拒绝过无数次的表白,可没有哪一次让他这样郁闷,他觉得自己真的的很喜欢艺兴这个学长的,可自己对男人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张艺兴低着头,感受着朴灿烈的渐渐远离,其实早就预料到是这样的结果了不是吗?但是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流,毕竟那个大男孩在第一次见到的时候,那个笑容就深深的印在心里了,这个秘密是一种甜蜜的折磨,变成一种非说不可的执念盘亘在心中。低着头不知过了多久,看到眼前出现一双修长的腿,难道是灿烈,激动地抬起头“灿烈!”可看清来人后心里一阵失落,强忍着难过,笑着说:“世勋啊,你怎么在这里?”吴世勋其实从一开始就偷偷地跟着他们,目睹了自己暗恋的学长表白被自己的发小拒绝的全部经过。既心疼又庆幸:“灿烈、灿烈、总是灿烈。哥,你笑的难看死了,本帅哥的肩膀今天可以免费给你用一次。”正想把眼前眼睛哭得红红的像小兔子的学长揽到怀里,却被那人打掉伸出的手。“我才没有借肩膀的需要,哥只是眼里进沙子了,小孩子不要把对付妹子的那一套拿来套路你哥啦。”吴世勋叹口气,他觉得张艺兴执着的真傻,可自己又何尝不傻呢?从小大到大,一直喜欢和朴灿烈争个高下,拼死也不服输。可他知道,在感情上,他不仅败给了朴灿烈,还败的惨不忍睹。

   时光如白驹过隙,当年那个软糯少年的影子早已被时光打磨泯灭,七年的时间,已经足够让张艺兴彻底的改头换面。一个职场精英,一个成功的商人,一个多情的男人,一个gay圈谁都想与之共度良宵的美人,哪怕知道他从不做0号。喧闹的酒吧,美人独自坐在位子上喝酒,浑身散发着冷冷地气场,已经拒绝掉八个来搭讪的人了。今天他只想好好的喝喝酒,七年前的今天,是他人生第一次失恋也是唯一一次失恋的一天。时间让他改变了外貌,改变了性格,看似改变了一切,可唯独没改变他心里那个漂亮的少年。他自嘲的嗤笑自己的那不可救药的痴情。

   男人优雅的买着醉,他却不知道远处有个人从他出现时就虎视眈眈的盯着他,眼神里赤裸裸的欲望毫不掩饰。大概觉得是时候了,他挂掉电话,优雅的走到张艺兴傍边。张艺兴看也不看:“滚开!要我说几次,今天谁也不约!”。“哥,你怎么在这里?”喝的迷迷糊糊的人觉得这声音似曾相识,转脸用雾蒙蒙的大眼睛看着身边的高大的男人,看的男人身下一紧,恨不得立刻把这妖精就地正法,管他什么破计划。“世、世勋?”终于看清来人,原来是七年不见的学弟吴世勋,记得当时被朴灿烈拒绝后,直接选择一个离那座城市很远的大学,从此便很少回去,七年间更是未曾见过他们一面。当年的幼稚的小包子居然长成了看着比自己还显得成熟的男人。“嗝,我们…我们世勋弟弟怎么会在这里,真的好巧啊…嗝…”眼前的人已经半醉半醒了,吴世勋有些生气,他美好的艺兴哥知不知道这样有多危险,周围可都是心怀叵测的男人。“哥,你自己一个人怎么可以在这里那么多酒呢?醉了多危险啊!”“没,没关系,伯贤马上就会来接我的呢…我这就给他打电话…嗯…”张艺兴正要拿出手机被世勋一把夺过,心里对这个叫伯贤的家伙不爽至极“哥,既然我在了就不用麻烦别人了,我会对你负责的。”艺兴拍拍世勋的肩膀,表示赞同。拉着世勋一起继续喝酒,“哥,听说你之前的男朋友都是桃花眼,你还放不下灿烈,是吗?”吴世勋漫不经心的问到。张艺兴瞬间像被刺了软肋,反驳道:“傻子,傻子才会抓着过去不放,我是不会为了一棵树放弃一片森林的。人生,人生就要及时行乐,不能亏待自己。”吴世勋拿掉张艺兴的酒杯,说道:“哥,正好我最近看他不爽,安排了几个人把他绑在酒店里,既然哥之前喜欢过他何不借着这个机会我们把他上了,也算是解了当年傻大个拒绝你的气了。”张艺兴一时之间没有任何反应,吴世勋害怕他拒绝,这样今天的计划就失败了。正当吴世勋想再刺激一下这哥哥的时候,张艺兴瞬间站起身,拉着吴世勋“我们走,既然安排上了,不上白不上!”吴世勋感慨道,这么多年,反射弧还是一成不变,真是可爱的让人想立刻吃掉呢。吴世勋舔舔嘴角,笑眯眯的对着即将落入自己陷阱的“小猎物”说:“哥哥不用着急,到嘴的美食我可绝对不会让他溜掉呢…”

我想说的事,弟弟不知道,哥哥不知道?
XX女孩已经做好准备了。。
😑😑😑😑😑😑

【all源】『原创』血色追捕(凯源玺 小红帽梗 本章主千源)

第二章

 “千玺,你之前听说过这世上会存在两个毫无关系却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吗?”王俊凯拖着刚猎杀的狼,在去向政府申报的路上对身边偶遇的一贯面无表情的千玺问道。等了半天也没等到身边人的回答。也是,王俊凯自嘲的想自己的这个看似中二的问题在千玺看来可能根本就没有回答的必要。距离那次邂逅已经过了一个多星期,每次出完任务后,王俊凯总会在那个巷子附近徘徊,只想再确认是否是那个人是否是马思远或者和马思远有什么关系,可再也没能遇见那个男人,难道一切只是那天的风雨交加导致的错觉而已?!

    比起在一旁暗自纠结的王俊凯,千玺平静的生活也遇到了新的意想不到。格林虽然平日工作繁忙,但给予的假期倒也不吝啬。千玺不喜欢官场上的虚与委蛇,更烦躁那些拼命想把女儿推荐给自己的同僚的骚扰。假期的时候,千玺有自己的方式去排解这些生活与工作的烦恼。大部分时间,他会选择去与马思远一起成长的地方散心,回忆那时两个小竹马无忧无虑的少年时光。千玺从小就是安静而稳重的性格,和活泼好动的马思远形成了强烈反差,这种反差非但没有使得两人互相排斥反而意外的让两人莫名的亲密合拍。形影不离的两人,无论在哪里都可爱的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更多的时候是马思远和别人嬉笑打闹,千玺总是含笑默默地在一旁用宠溺的目光关注着眼前阳光可爱的少年。而无论和别人怎么玩闹,马思远却清楚地知道心底最在乎的朋友始终是那个一直安静的陪伴着自己的易烊千玺。千玺表面多高冷内心就有多善良,两人在一起的时候,身为弟弟的千玺更多的担任着照顾者的角色,他的活泼逗趣,他的温柔感性,他的腹黑狡黠全都毫无保留的展现给了马思远,马思远无比庆幸自己比别人更加了解低调而优秀的千玺。这些年,马思远一直是那个可爱的像天使一般的少年,而千玺在离开研究所后,经历了政府安排的残忍的魔鬼式训练,从身体到心理已经完全的蜕变,依旧沉默寡言却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单纯的少年。对他来说唯一不变的支撑他走下去的也只有他的阿远。“阿远,你到底在哪里?我知道你一定还活着,请让我快一点找到你,很多的心事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以后,我一定好好保护你,牢牢抓紧你,我们之间再也不会有生离。”

     不知不觉天色已暗,沉浸在回忆中的千玺,突然感受到四周盯着自己的贪婪目光。非常扫兴的将注意力拉回现实,来自体内高级感知力告诉他附近一共有三只低级狼出没。“呵,这算是来了个猝不及防假期小任务吗!”千玺不愿在这个让这个充满美好回忆的地方沾染血腥,他迅速改变原定的路线,向人烟稀少的巷子走去,对付这几只狼对千玺来说没有任何的挑战性。他坐在低矮的墙头上,手里把玩着一把精致而又锋利的刀,等待着他的猎物上门,他有足够的信心这几只野狼一定经受不住自己血液的诱惑落入陷阱。所有的动作就发生在一分钟内,三只野兽还没扑上去享受难得一遇的美味,就被千玺用刀迅速的解决了。瞄准咽喉一击毙命,这是当年用生命为代价训练无数次的成果。

    当千玺正准备通知附近巡逻的警卫将狼的尸体处理掉的时候,一抹侧影迅速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他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幅度越来越大,呼吸也越发急促,那是他的阿远吗?他精明的头脑此刻已无法思考,仿佛所有的感官都失去了知觉,他无法控制的跟随着那个人,脚步越来越急切,他迫切的想要证明什么。他不敢叫住他,怕他逃离也怕这只是他过于想念产生的幻觉。他紧跟着他,直到进入一家酒吧,这里是本市最大也是最繁杂的一家酒吧,是天堂也是地狱,既有正当的交易也有地下非法交易,好像是一种潜规则,政府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予过多干涉。除了必要的应酬,千玺很少会来这里。他眼睛紧盯着那个长的像极了阿远的青年,看到他去了后台,随便要了一杯鸡尾酒。不过多久,当晚的表演节目便开始了。第一位出场的是一位妖艳婀娜的舞女安娜,她的歌声空灵婉转完全不输那些专业的歌手。而吸引千玺目光的却是角落里弹着钢琴的男人。灯光照着他如白瓷般的肌肤,他微笑着眼里只有黑白翻飞的琴键,沉静在自己的音乐里,与这酒吧的气氛格格不入。他遇到了一个和阿远长得一样的人,可是他知道那不是阿远,他的阿远从未弹过钢琴。千玺无法形容自己的感受,既难过失望却又激动期待,知道真相却又不愿意接受真相。可无论这个男人是不是马思远他知道,这个人他也要定了。



【all源】『原创』血色追捕(凯源玺 小红帽梗 本章主凯源)

第一章 

   这是个雷电交加,狂风大作的傍晚,街上偶尔会有零星几个行人匆匆路过。在这个空无人烟的巷子里,一名身着白衬衣的清秀男子撑着一把雨伞,怀中抱着个白色团子,缓缓走在路上,好像恶劣的天气并没有给他带去任何的影响。“请等一下!”面前突然冲出一个男人,阻止了清秀男子继续前行。“非常抱歉,请尽快离开这个地区,这附近刚才有狼出没,我的同伴正在追击其中一只,现在这里很可能会有其他的狼,请尽快离开……你……”清秀的男子抬起头,看到的是一个满脸写着震惊却俊美异常的男子。“远儿!是你吗?”面前的男人语气一改先前的冷淡,此刻眼中写满了惊讶、期待、狂喜及不可置信。“不好意思,先生,你可能认错人了,我并没见过你。”清秀男子面无表情的陈述着,看似并不想跟眼前这个奇怪的男人产生过多的交集。“谢谢你的提醒,先生,我会尽快离开的,那么再见。”清秀男子说完毫无留恋的离去,留下一脸震惊的仿佛置身梦中的男人在雨中。“王俊凯,你在发什么呆?我已经把那只大的杀了,小的那只你到底有没有抓到?“王俊凯仿佛才回过神来,之前的人早已不见踪影,只有千玺疑惑的眼神,好像刚发生的一切都像梦一样,或许真的是一场梦吧。没有告诉千玺刚才经历的一切,如果是一场梦,他也并不打算和千玺分享。



    男子的家不大,干净整洁,简单而又温馨,处处透露出常年独自生活的气息。把怀中的小团子放下,原来这小团子竟是一只通体白色的幼狼,如果不仔细辨别,很可能会误以为是只小白久,“没关系的,那个奇怪的猎人没有跟来,既然我们这么有缘分,今后你就安心在我家住下吧,可怜的小家伙。”他走到冰箱前拿出包装成果汁样子的血浆重新走回到小狼身边细心地喂食。血浆又快用完了,果然用血浆暂时代替人肉的进食方式太过麻烦,不仅容易产生饥饿,维持人形也会更吃力,应该找刘志宏商量一下再多补充一些血浆,毕竟现在又多了个小家伙。刘志宏是也是王源为数不多的朋友,表面上开一家古玩店,私下里却做一些灰色交易,是极少数知道王源真实身份的人。要说人与狼这种跨物种的友谊虽然看起来很扯淡,但两人的友情确实是不容质疑的,王源即便再饿也不会动刘志宏一口,刘志宏不仅尽心尽力帮助王源隐藏身份也会通过一些渠道提供给王源一切可以提供的帮助。看起来似乎是捡到一个小麻烦,又要被刘志宏念叨,不过仔细想想当成宠物来养的话应该问题不大,毕竟谁能想到一只狼会拿另一只小狼当宠物饲养呢。王源摸着小狼的头,说道:“既然今后我们要在一起生活了,我想你需要个名字,叫你’嘟嘟’怎么样?” ”嗷呜~”“嗯,看来你也很满意,那么嘟嘟,期待我们两的新生活吧。”正规划着美好未来的王源丝毫没有想到不久之后接二连三出现的人会怎样强势的入侵他的生活,把他的一切计划都打破,将他的命运朝着不可预知的方向推动着。


为了跳槽,闭关考试看书~把手里的存货都放出来先。跳槽成功以后再填坑


不能得罪女领导,尤其是小气的,整你真的不知道哪一会

血色追捕(凯源玺版本小红帽)

人物背景:



马思远——一个性格温和个性坚韧的小红帽,与易烊千玺从小生活在政府为保护“小红帽”而设立的研究所长大。一直到千玺16岁被检测出为高级小红帽而分别。年满18岁后被分配与猎人王俊凯组成一个猎杀小组——猎月。两人配合默契,任务达成率100%,连年被政府评为“黄金猎杀小组”。




易烊千玺——自从体检出是高级小红帽开始,就被政府直接安排离开研究所,开始秘密培训。成年后直接进入政府机要部门。千玺本人异常低调,虽然是小红帽强大到可以独立猎杀狼,而似乎没有什么东西能触动他的感情。正是这种神秘高冷的气质、优越的外貌、出众的能力使得其一直被各名媛当成最佳夫婿人选。而千玺心中的白月光却只有那个小时候白白糯糯的善良的小团子马思远……




王俊凯——家族世代为政府的猎人,母亲因为猎杀狼人之时不幸殒命,从此与父亲相依为命,从小便立志不会放过眼前的每一只猎物。成年后被政府分配与马思远一组行动。内热外冷的王俊凯对这个看上去很弱的马思远有些厌恶嫌弃,后在合作中渐渐被马思远温柔下的果决和坚韧所吸引,而后两人的行动也越来越有默契。王俊凯一直默默守护者马思远,直到两人一次的行动中,中了狼人的圈套,导致马思远受伤下落不明。半年后政府宣布马思远死亡,为王俊凯重新安排一个搭档,王俊凯拒绝服从政府的安排,从此独自行动。直到有一天,千玺找到王俊凯,两人商定私自组成猎杀小组延袭“猎月”,一面猎杀狼,一面调查马思远的下落……